智慧银行的未来愿景

智慧银行的未来愿景

 

智慧银行并不是简单地在互联网上实现传统银行的功能,而是围绕互联网的特点重新定义客户的角色,通过互联网收集客户资料和数据,分析客户的行为特征,灵活快速地响应客户,引导和发掘客户需求。

 

对于互联网时代的银行业,发生着过去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美国的银行可以在几秒钟内把某个美国家庭申请的贷款证券化打包出售给欧洲的银行;一个中国储户购买的信托理财产品会很快转化为某个地方融资平台的贷款,变成这个城市高耸的大楼或高速飞驰的列车。无论是美国次贷金融风暴,还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亦或是当今小小塞浦路斯银行让其储户的恐惧和忧伤,或者中国金融界挥之不去的影子银行阴影,传统的银行业在互联网时代都变得比任何时代更庞大却迟缓、更多束缚却更动荡、更让银行监管者和银行客户不安。传统的银行就像扑入互联网河流中的巨大猛犸象,它们在努力进化为虽然庞大但更智慧、更灵活的“生物体”。

智慧即创造新的需求

银行起源于商业社会,满足的是商业社会中债券人、投资者、融资者等不同社会角色的金融需求。在互联网社会,这些角色依然存在,但角色更加融和、关系更加复杂,需求也更加灵活和多变。某个家庭可能既是某个基金的投资者,同时又是房产抵押贷款的借贷者,既需要消费中的结算服务,又需要消费中的信贷服务和保险服务;某个企业可能既是下游产品的供应商,又是上游商品的消费者,既需要对冲原材料价格波动的风险,又需要进出口货物的贸易融资。而这些过去都需要在实体社会中才可能发生和执行的行为,在互联网时代全部都可以在虚拟的网络上实现。所以,智慧银行不但要了解互联网时代客户多重的角色和复合的需求,更应该利用互联网的特点挖掘客户之间的关系、创造新的需求。

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新兴互联网企业正是利用了其淘宝平台上的商家也同时是融资者角色对现金流的需求,短短不到3年的时间内累计发放的小额贷款总额已超过500亿元。而美国的smartpig则是美国次贷金融危机后崛起的互联网创新型零售银行,其口号是“简单,智慧,储蓄”。它可以为个人客户在亚马逊等众多互联网商家购买大宗商品或奢侈消费品量身定制理财计划,以最终成功购买商品。它既满足了客户的消费欲望和需求,又让金融危机后那些一贯消费上入不敷出的客户增强了财务的保障、寻找到了心理上的寄慰,通过互联网平台在美国年轻一代中迅速扩大了市场。

我们可以看到,智慧银行并不是简单地在互联网上实现传统银行的功能,而是围绕互联网的特点重新定义客户的角色,通过互联网收集客户资料和数据,分析客户的行为特征,灵活快速地响应客户,引导和发掘客户需求。

智慧即创造新的体验

对于传统银行,很难全面掌握某个客户特别是数量庞大的零售客户的财务情况,为客户量身定制财务规划和服务。即使今天某些传统的商业银行能够做到,也是付出了高昂的成本和代价,从而使高质量的客户体验主要被限定在大企业或者私人高端客户。

然后,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已经无法离开互联网,很多消费和财务融资行为直接发生在互联网络,即使现实世界中的财务和消费行为,通过智能银行的云平台服务和物联网技术也很容易变成互联网平台上可以识别的数据。互联网时代的智慧银行,正在通过新的技术和应用将传统银行难以实现的梦想变为可能的现实,向零售客户创造全新的金融体验。

 

 

现实中某些银行比如美国的Banksimple,通过智能手机设备开发的软件,客户可以现实世界的任何参与者变成自己的财务关系人,任何自己希望购买的消费品变成自己的财务目标,通过智能手机端简便的单据扫描,将客户实现中的每笔收入和消费行为都与财务关系人和目标挂钩,并将这些数据轻松上载到银行搭建的云端,围绕客户的财务情况帮助客户进行消费和支出从短期到长期的智能分析和规划。

 

 

 

对客户而言,智能银行每时每刻都在为自己服务,这种体验是传统的银行很难提供的。一方面客户得到了全面便捷的财务规划和管理服务,另一方面Banksimple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掌握了客户的财务数据,通过向客户提供个性化的信用卡产品和融资财务服务,成为客户贴身的财务顾问。

智慧即防范新的风险

互联网时代银行业的动荡没有减少,反而加剧了,虽然近几年世界各国都加强了对银行业的监管,但效果并不明显。通过互联网时代电子化的金融产品和全球化的金融市场,全球的银行业被更紧密地关联到一起,某个银行的翅膀振动很可能波及到遥远的大洋彼岸。特别随着人民币的升值和国际化,近几年中国的银行纷纷走出国门,参与到全球的金融市场中,如何更智能地收集和分析数据、增强数据质量和分析时效性,提供给决策者和监管者更智能的识别风险和控制风险手段,也是智能银行必不可少的要求。

传统的银行主要通过数据仓库的数据产生报表提供给银行决策层和监管者,这些数据通常是事后的量化数据,较快的报表通常也是隔日的,甚至是每周或者每月才能产生。在互联网时代,这种事后的量化数据仍然必不可少,但通过实时或准实时分析技术实现的反欺诈和可疑交易监控,将为银行风险合规部门提供更全面的风险防范和更及时的应急处理。

其次,互联网时代是信息爆炸的时代,除了银行结构化的交易数据,大量互联网上的海量金融市场信息和客户数据却很可能是非结构化的,通过对这些非结构化数据的关联和热点分析,很可能让决策者比通过量化的报表数据更早知道市场的情绪和动态。数据是由每个人的行为创造的,当互联网上金融世界参与者的集体情绪反应到市场上时,数据和报表总是滞后的,而赢得时间正是防范和处理风险的重要因素。

智慧即变革

今天我们每个人需要意识到时代的变革。根据IDC的数据,2013年中国互联网用户数将达到6.11亿,移动互联网用户数达到4.61亿的规模。全球的银行业已经围绕着互联网时代在制定游戏规则,在互联网的浪潮下,金融企业没有选择,只能去适应这个时代,才能在市场中更好地生存。

智慧银行没有什么捷径和秘密,智慧银行需要的是变革的勇气和决心,这样的变革不单单是应用某些新技术、推出某些新产品和服务,而是围绕着互联网上的消费者和群体,去构想新的商业模式,挖掘客户的需求;去开发新的平台,去开创客户前所未有的体验,以互联网上消费者习惯的方式进行技术选择、应用创新和信息变革。

中国有着全球最多的互联网用户,所以智慧银行的变革对中国银行业乃至全社会所产生的意义都是深远的。从中国银行业发展的角度看,在智慧银行的发展上和全球银行站在几乎平行的起跑线上,而我们的互联网基础更具有规模效应,也存在着一个引领潮流的机会;从消费者角度,它开创了一个最终消费者决定商业模式和谁能在市场中存活的新的金融时代。

 

(文章来源:金融电子化)

 

 

Copyright © 1998 - 2017 北京宏基恒信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17073448号-1